相关文章

上海陆家嘴出租车挑客顽疾治理4年仍未根除

  作为上海标志性地区,陆家嘴金融区近期再现打车难想象,出租车挑客、拒载、坐地起价等违法违规行为引发社会关注。涉事出租车大多是X牌照的私营出租车。

  9月14日,陆家嘴中心区地区综合管理办公室等召开通气会。陆家嘴综管办新闻发言人张文霞坦承,取证难、处罚难是当前执法管理的瓶颈。综管办副主任王奇表示,下一步将增设探头抓拍违法行为,并联合交警巡逻,对相关驾驶员给予一次警告二次处罚。

  现场:执法人员一来乱象消失

  日前有媒体报道,每天21时至23时,上海浦东新区陆家嘴正大广场附近存在大量出租车挑客、宰客的情况。司机见到路边等候车辆的乘客,并不是马上靠边停车,而是探出脑袋来询问乘客的目的地并漫天要价,如去往10公里外的武宁路开价200元。

  9月14日20时许,在国金中心附近,一名老外要去金桥,却已经等候了半个多小时,始终没有一位出租车司机愿意打表做这单生意。

  在陆家嘴西路,多辆“待运”的出租车面对路边伸手拦车的乘客,依然仿佛没看见,有的车子停下来问了问目的地,一听路程太短,找了借口就走了。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还注意到,肆意挑客、溢价的出租车司机中大多数都是X牌照的私营出租车。附近上班的白领指出,这里的出租车拒载“再正常不过了”,很多司机不肯为不起眼的路费跑一趟。

  但过了晚上21时以后,在陆家嘴正大广场附近,出租车挑客、宰客及坐地起价现象突然无影无踪。

  澎湃新闻记者看到,陆家嘴天桥下方的出租车专用候车点,已经有20多位乘客排队等候。从车子停靠、乘客上车到车子离去,整个过程不超过半分钟。几分钟内,排队的乘客们一个接一个地上了车,中途没遇到开高价的司机。

  此时在候车点的一旁,有一辆标有“交通执法”字样的执法车在监督,另一辆执法车则在陆家嘴周边四处巡逻。

  当日22时过后,从商场离去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出租车候车点的乘客也达到了高峰,现场依旧井然有序。

  半个小时过后,陆家嘴的人流开始减少,候车点的乘客只剩下不到10个,而此时执法车不再停留原地,开始在陆家嘴周边巡逻。澎湃新闻记者尝试拦下一辆车并询问是否打表,司机回应称以打表价格付款。司机表示:“一般坐地起价的事,我们正规出租车不敢做,会被投诉的,那些拒载、提价的可能根本不是正规公司的车子。”

  对此,有网友质疑每次问题曝光后,有关部门都会迅速调集力量进行集中整治,马上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只要执法力量一有松懈,出租车乱象立即就会开始回潮,“短促突击式的整治,可以见效于一时,却仅仅是权宜之计,治标未治本,难以获得长治久安之效。”网友“索菲莺”表示。

  原因:执法力量不足、处罚难

  为何陆家嘴区域会屡屡出现出租车挑客、宰客现象?

  针对出租车违规运营的消息,9月15日14时,陆家嘴中心区地区综合管理办公室(简称“综管办”)牵头市交通执法总队、浦东新区行政执法局的相关人员召开通气会。

  综管办新闻发言人张文霞认为,这个现象主要是高峰时段出租车运力严重不足。面对出租车挑客拒载问题,取证难、处罚难成当前执法管理的瓶颈。另外,违法成本低、管理成本高,执法力量不足也助长了某些违法者的气焰。

  她称,通过两年多来综管办的调查分析,陆家嘴中心区从地理特点上讲是袋形,中心区有84幢大楼,25万名白领,还有旅游景点和大型购物商场,但整个陆家嘴中心区西线、北线均受黄浦江阻隔,人流在晚高峰时段就呈现潮汐式交通的特点。也就是说,在景点、购物消费场所停止营业时段,陆家嘴中心区需通过交通工具返程人员会瞬间增多,这部分群体中不少人会选择出租车。然而,这段时间又正值全市出租车用车高峰时段,再加上受地形的限制,一般情况下就很少有过境车辆进入陆家嘴。因此,短时间内就出现了出租车供不应求的状况,也客观上给了不良出租车司机以谈价、拒载来非法牟利的一个空间。

  此外,出租车挑客拒载的执法管理取证难、处罚难、违法成本低、管理成本高,影响执法管理效率提升,同时助长了部分不良司机的行为。从法律上讲,行政执法、行政处罚既要重事实更要重证据,而出租车司机挑客拒载的行为分散、点位多、不容易分辨和取证。一般情况下,当执法人员出现时,这些司机就会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去伺机拉客。

  同时,即使碰到市民游客向执法人员投诉拒载,也因为仅有一个或者一个以上的同车乘客的证词,往往因为证据的单一性从而影响证据的有效性,使得行政处罚不到位。

  再有,从陆家嘴中心区或者说整个上海,交通运政执法管理力量严重不足。目前,综管办的一线执法管理是8名交通运政执法队员和2名公安人员,另加8名政府购买服务人员辅助管理,每天2辆车9名执法者上岗,因此力量上捉襟见肘,加之点位多,客观上也是有些顾此失彼的情况。

  同时,上海一家出租车公司内部人士分析,因为近期随着延安东路隧道大修仅限单向行驶加剧道路拥堵情况,不少出租车往往更愿意在晚间选择畅通的道路行驶,这样可以确保营运收入,所谓“多拉快跑”、“高峰不进城”这些都是出租车行业的行话。

  举措:22个探头抓拍排除盲区

  据张文霞介绍,有一段时间,陆家嘴中心区存在的“黑车”和出租车挑客拒载、景点黄牛拉客等社会乱象非常普遍,为此,2013年4月专门成立了陆家嘴中心区地区综合管理办公室,协调并组织公安、城管、交通运政等部门开展对中心区的综合管理和现场管理。

  在交通运政的执法方面 ,除综合管理执法大队每日常规管理外,从2014年起每月定期联合市交通执法总队、浦东新区交通运输执法大队,及地区综合管理执法大队下属的交通执法小队,形成三级联动执法。

  “尽管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并在‘黑车’治理上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但以挑客拒载为主的出租车违规营运现象还是客观存在,这也是困扰我们工作的心病。”张文霞称,尽管综管办专门组建了一支由城管为主体,公安相配套,辅助力量配合的交通运政执法管理小队,以整治常态化的形式开展工作,但出租车挑客、拒载等乱象仍是一个普遍存在的事实,是不能单靠政府部门,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才能持续加以改善的一项工作。

  面对出租车挑客拒载这个顽症,综管办坦言,要实现有效治理,需要综合施策。

  综管办副主任王奇为表示,2015年一直把交通运政秩序治理作为重点工作推进,并为此做了探索和实践。如实施并推进视频抓拍,将出租车违停及违法营运现象捆绑结合,纳入道路交通和交通运政执法管理范畴,目前一期12个视频探头已投入工作,每天由系统自动拍摄的违停(包括出租车违停挑客拒载)达到近百辆。二期增设10个抓拍和喊话系统也将在10月10日以前投入试运作,从而扩大监控范围、排除盲区死角。同时,近期正与新区交警一起联手在主要道路有针对性地对包括出租车违停从而引发挑客拒载的行为以视频监管和现场步巡发现处置相结合的方式对违停车辆及驾驶员给予一次警告二次处罚,进一步加大对违停挑客拒载出租车司机的监管执法力度。

  2015年以来,针对陆家嘴中心区出租车高峰时段运力不足、游客市民因对地区道路交通出行方式不熟悉和出租车挑客拒载的实际问题,综管办在上海市交通执法总队和市区打击非法客运联席会议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牵头下,上半年在主要出租车客运管理站和出租车下客站,设置了特定地点的出租车里程、参照运价的指引标牌,以提示乘客识别,其次是在出租车违规营运多的重要点位如正大广场、国金中心等区域强化公交和轨交指引,方便乘客及时了解地区公交的轨迹线路出行方向,尽可能地倡导绿色出行和交通换乘,目前这一工作于10月1日前会实施完毕。另外,还将探索引入互联网+交通模式,将出租车引入中心区特定区位和出租车营运管理站。

  此外,对出租车的这一违法行为,有业内人士建议,陆家嘴也应加强合法合规的营运车辆的计划调度,确保该区域内道路畅通,加快车辆周转。

  对话陆家嘴综合管理执法大队张海涛:一个案子取证可能就要8小时

  澎湃新闻:大队有执法权吗?

  张海涛:有,我们是由交通执法大队授权,作为陆家嘴中心区属地中队,也是经过新区和市交通执法总队的专业培训,被赋予执法职能。

  澎湃新闻:执法难点在哪?

  张海涛:取证非常难,定案挑客、议价、拒载的案件需要的证据要素特别多。简单来说,要有完整的视听资料,光有乘客的笔录,但驾驶员不承认,最终也会导致无法定案。所以存在不少乘客投诉后,案子最终无法立案,我们也非常为难。

  澎湃新闻:有办法改变吗?

  张海涛:打击“黑车”,取证简化也要有个过程。最初取证也需要完整的证据链,但视听证据很难在实践中落实,后来程序不断简化,现在只要有乘客的笔录,有付费的过程,哪怕司机不承认,最后也能敲定是“黑车”。现在针对议价拒载,取证确实繁琐,操作很难。

  澎湃新闻:具体怎么执法?

  张海涛:我们每天2辆车9名执法人员,工作从每日19时至次日2时。

  由于现在针对挑客、议价、拒载的整治,执行的是一般立案程序而不是简易程序,需要锁定乘客证据、违章对象的证据。有时,我们晚上20时接到一个案子,取证就需要到次日凌晨4时,通宵工作是常事。

  澎湃新闻:如何三级联合整治?

  张海涛:现在执法部门联合整治,往往是采取便衣执法,但是执法一段时间后,非法营运的司机对便衣的面孔都熟悉了,在马路上看到我们,就知道有便衣执法,他们就会互相通过通信平台告知,就全开走了。所以我们也在探索可以定期更换便衣,但人手有限。

  澎湃新闻:立案后如何处置?

  张海涛:首次查出处罚200元,暂停营运15天。第二次查处,直接吊销准运证。